追蹤
‧Dream chateau § 門 的 那 一 端‧(忙碌暫停更新)
關於部落格
近年忙碌暫停更新,準備搬遷中

由於天空部落格平台改版,
所有文章的前言,
以及舊留言都消失了
(不是我刪掉喔T_T真的是遺失)

還有文章會跑出網頁原始碼,
格式跑掉

相簿標題全變亂碼,
說明內容也全部遺失,
目前沒空一一補回,
敬請見諒orz
  • 4024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文藝〕《古典時代瘋狂史》書評 - 02

  以十七世紀的笛卡兒思想為例:「但是,怎麼回事,這是一些瘋子…」當理性想將自己與瘋狂分離,導致如第二部導言提到的對瘋狂的批判、實踐、發言、分析等意識,在各時代以不同比重存在著。古典時代渴望一個道德完美的理想世界,為維持次序,布爾喬亞社會與王權聯合,藉著監禁與醫療、道德判定等來壓制、矯正非理性,就算在監禁逐漸失去意義時,這個理念依舊繼續,在〈論自由的良好使用〉一章提到:「人們夢想過許多理想的懲戒所,…在那兒,一切都只是秩序和懲罰、刑罰的精確衡量,工作和處罰所構成的金字塔---組織最好的惡之世界」。


  另外受監人在古典時代同時是執行懲罰的對象與工具,〈新的劃分〉一章中提到,跟瘋子關在一起變成了懲罰。由於長時間的監禁跟隔離,使得瘋狂可以被感知,說來諷刺,正是因為距離的拉遠,才使我們能觀察它。至於原本跟瘋子一起的無理智者,紛紛成了國家社會因應社經的變動,所需的人力資源與財富工具,分配到監牢、醫院或家庭扶助體系中,監禁體制使瘋狂逐漸成為被權力驅使、研究的對象、客體,不再是中世紀末,充分表現個性的主體。


  由於也可以說使瘋狂產生了異化,這不禁使我想起卡夫卡的《蛻變》中的主角戈勒各爾,也許我的引用失當,但他的遭遇簡直就是此段的逆向操作,原本是家裡經濟來源的戈勒各爾,在某天變成怪蟲後,無法再和家人溝通,只能待在自己陰暗的房間角落,成了家中的恥辱,在痛苦與寧靜中死去並被遺忘。

  也許早年有精神困擾的傅柯,在別人的異樣眼光中,看到無形的堡壘在他四周瞬間建立,使他成了一個被排斥的異鄉人,他意識使到有某種複雜體制在運作著,這些過去早就存在,現在依然存在,只是形式換了,而我們身在其中並不自覺,因為它已經離我們近的看不到,除非我們越過文明規定的界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