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ream chateau § 門 的 那 一 端‧(忙碌暫停更新)
關於部落格
近年忙碌暫停更新,準備搬遷中

由於天空部落格平台改版,
所有文章的前言,
以及舊留言都消失了
(不是我刪掉喔T_T真的是遺失)

還有文章會跑出網頁原始碼,
格式跑掉

相簿標題全變亂碼,
說明內容也全部遺失,
目前沒空一一補回,
敬請見諒orz
  • 39690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本文03〕《二夢》 - 三‧是另一個故事還是另一個夢?

  那是在幾年前同樣夏日的午後我和Kay他 就讀的學校要重新改建,他和美術班的同學在即將面臨拆除命運的老舊教室舉辦學期成果展,掛在發霉剝落牆上的巨幅水彩畫是他未完成故事中的島城,詭魅的藍霧 飄盪拂曉又似黃昏的荒涼海岸,沒有影子的王子騎著黑駒,孤獨地遙望近在眼前的故鄉,油漆剝痕的牆壁肌理巧妙和紙張的紋路融為一體,使我彷彿就站在某處廢墟 的牆後,凝視這永恆靜止的一幕。


「王子回得到島城嗎?」我問他。


「我想他永遠回不去。」


「為什麼?」他閉不作聲似乎是表示不知道要怎麼結束這個故事。


「Kay你不試著想想看又怎麼會知道呢?你都想了九年,難道你要讓這篇故事一直停留在這裡?」


「我就是想不出來。」


「明明是你不敢去想,既然你這麼重視這篇故事,為什麼不把它完成呢?」


     他嘆口氣:「我害怕這個故事會有一個結局…也許是我根本不想結束它。」


「什麼?」


  他覺得自己早已進入故事走不出來,就像他無法脫離自己的人生故事。那 時候我無法理解他的想法還跟他吵了一架,有好幾天我們倆都沒有開口說話,現在想起來,我也陷在自己編造的故事章節之中,我們總是為自己的人生安排情節,假 想各種可能的進行方向並思考要用什麼樣的手法表現,人生真的能像打故事大綱那樣可以按表操課嗎?還是其實我們總在不經意中隨意揮筆,不知不覺中產生一大段 你我的故事,然後才發現並不是自己想要的情節。


  畫展結束後,推土機將老舊的教室一一剷平,我和Kay童年的回憶都在怪手中碎裂成瓦礫跟石塊,看護我倆長大的老榕樹也倒了下來,推土機高大陰影所經之處像是被黑洞吸入扭曲變形,昔日教室的景象只停留在人內心的深處,不復記憶。


  帶著對逝去過往的思念,我夢見小時候的我和Kay在往昔校園來回奔跑,我們拼命地逃避那個緊追不捨的黑影,所有的事物在黑影籠罩之下褪了顏色,門窗變得殘破不堪,桌椅腐朽斷裂,牆壁長出了青苔,磨石子地板到處都是碎裂的紋路,我和Kay不停的跑,想要跑到有陽光的地方,但是一直找不到逃離黑影的出口。


   醒後我把這個夢寫成了一個故事的開場,在這個故事中,長大的我回到過去想要守護因為時間褪色黯淡的童年,將小時候的我和Kay帶離那個啃食過去的黑影。這個故事我原本想等完成時再告訴Kay的,然而我也沒辦法結束掉它,於是我故事中的人物至今仍跟Kay故事中沒有影子的王子一樣,等待結局的到來。


  真是個有趣的巧合,我和Kay的故事分別來自不同的夢,卻都在同樣身為作者的我們手中無法找到屬於它自己的結局。就在我思考兩個夢與兩個故事之間的關連時,走在學校走廊的我,聽到清唱詩歌的童音,原來是假日留校練唱的學生們,我想起當年放學留下練唱時,同學們談天嬉鬧,Kay總是一個人站在窗旁靜靜望著遠方,我好想找到他當年靠的那扇窗戶,教室改建後一切都變得不同了,我完全認不出這裡到底是當年教室的何處。


   聽著優美的歌聲,我又開始構思那篇未完成的故事,故事裡的我一步步走向學校改建前的中庭花園,音樂課的琴音隨風飄散開來,和煦陽光暖和我的心房,一個小男孩坐在花園長椅低頭啜泣,手裡捧著花盆,我發覺他難過的表情便蹲下身來問他怎麼了。


「玫瑰都枯掉了……」我接過小男孩手中的花盆來看,原該是鮮紅美麗的玫瑰花葉卻變得黑色捲曲,發出一股腐敗的味道,令人不忍卒賭。「我每天都有澆水呀,Kay很乖的,Kay一直很小心照顧Gerda種的玫瑰。」


   男孩大哭‧他的身體逐漸消瘦,臉上出現皺紋,氣息也越來越微弱,我抱住急速衰老的他,小Kay在我的懷裡閤上雙眼,斷氣的身軀變得像人偶一樣僵硬,身上的關節開始解體,如水晶清透明亮的眼珠,也從兩個眼窩脫落和那些七零八落的軀體零件一起滾呀滾,滾入我腳下浮現的黑影。


「快逃!」


  一名小女孩拉起受到驚嚇的我向前跑,我們衝出被黑影侵蝕的花園。「剛才是怎麼回事?」我邊跑邊問。「Kay的童年被時間吃掉了。」牽住我手的小女孩不住落淚。「那個黑影就是時間?」我回頭望向剛剛吞吃一切的黑影,深不可測又摸不著邊的時間也會把我吃掉嗎?「快!我們要趕快去救長大後的Kay,不然時間也會吃掉他。」


   她帶我到一間廢棄的教室,是當年Kay辦成果展的老教室,剝落的危牆掛著那幅畫有島城的水彩畫,除了完成的那張以外,牆上還掛有數不清的半成品,每張都畫出他心中島城不同的樣貌。


  坐在巨幅水彩畫前的是中學時候的Kay,他似乎因為竭盡全力創作而疲憊得趴在課桌上昏睡不醒,手中握著未乾的畫筆,桌子附近散落著鉛筆草稿和故事筆記。


「Kay快醒來呀~我是Gerda!」聽到緊追在後的時間繼續吞噬周遭一切的聲音,教室在劇烈的震動下開始瓦解,露出的鋼筋也出現鏽蝕的深紅,天花板一片片地掉落打在我們的背上,我焦急地想趕快叫醒Kay。


「他已經睡了好久好久,可能他根本不想醒過來。」淚眼汪汪的小女孩拉著我衣角說:「你知道嗎?他是永不醒來的Kay。」


「求求你救救他,Kay他 一直活在惡夢之中,在他的四周有道我們看不見的牆,你一定要越過那道心牆,把他封閉的心喚醒過來,不然他將會跟我還有他的童年一樣,通通消失在無情的歲月 之中。」小女孩童真的口吻變得成熟穩重,身形越長越大變成和現在的我同樣年紀大小,我意識過來剛剛的她就是小時候的我。


  然而我專心聽她說話的時候,根本沒發現黑影慢慢侵蝕掉她的身軀,她成為一具破敗腐朽的人偶倒在我的面前。


  她在毀損的臉完全被黑暗淹沒之前,用盡全身的力氣對我說:「請你救救Kay……這也是在救你自己……」


  我無法明白她的意思,更清楚地說,另一個我到底想要告訴我什麼呢?還來不及弄懂一切的我奮力想要拉起她沈下的手臂,但是巨大的黑暗已經席捲而來,把我跟昏睡不醒的Kay捲入時間的洪流,浮沈之際我見到洶湧而至的時間黑影和牆上描繪島城的水彩畫中的海潮匯流在一塊,身體浸泡在冰冷海水的我和崩解的一切都被沖進了Kay的畫中。


 
  這是怎麼回事?我心中的故事和Kay的故事互相交集了,大概是因為我同時在構思兩個故事的緣故,兩個故事相遇的意義為何,我常在想,如果人生是屬於我們自己的故事,那人與人之間,是不是就是不同故事的相遇嗎?


  回神的我用手接過從校廊屋簷滑落的雨滴,看著打在積水上的大大小小漣漪,讓我想到每個故事都有各自的小世界,無數個相遇的世界就像那些此起彼落的漣漪一樣,彼此相連又獨立運作。


       故事裡的我還在時間洪流浮沈,不知道該漂往何處,無法想出的故事明明就潛藏在腦海的某處等待我去發現,卻怎麼找也找不到,Kay生前也是這樣的感覺嗎?他常跟我說其實他已經有了內心想要的結局,但是他還在考慮要選擇什麼樣的方式描寫。


  捷克作家卡夫卡曾說過他想藉由寫作贖回自己卻沒有成功,而我居然還妄想完成Kay生前的故事來拯救他漂泊無依的靈魂,很傻的想法,我一直這麼覺得。


  或許其實我也在喚回迷失的靈魂,尋找屬於自己的結局,我想像雙手伸向悠遠無邊的時空,換回了虛無縹緲的存在。






※※ ※ ※



文◎ 回回年


下一章:四‧通往結局的旅程 


上一章:二‧隱藏名字之人;遺忘名字之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