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Dream chateau § 門 的 那 一 端‧(忙碌暫停更新)
關於部落格
近年忙碌暫停更新,準備搬遷中

由於天空部落格平台改版,
所有文章的前言,
以及舊留言都消失了
(不是我刪掉喔T_T真的是遺失)

還有文章會跑出網頁原始碼,
格式跑掉

相簿標題全變亂碼,
說明內容也全部遺失,
目前沒空一一補回,
敬請見諒orz
  • 404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本文04〕《二夢》 - 四‧通往結局的旅程

  和細雨同自天而降的灰燼在寂靜海面聚合化成熾火包圍的壯麗王船,遁入升起的霧氣隱去,深藍海平面上如流金閃爍的點點火光隨波逐流,無數盞紙糊的水燈漂過船旁,少年告訴我那些都來自人間,它們將會陪伴人們一路航行茫茫滄海,直到找到通往來世的航圖。


    「這趟會是我這生最後的旅程嗎?」總覺得除了未完成的故事還有一件事讓我掛念。


     掌舵的少年抬頭看微明的天色,轟 隆雷光劃過天際,原本平靜的海面颳起大浪,水花濺進船裡,我雙手緊抓船緣幾乎要跌入海,波濤洶湧的海面下有人在向我求救,幾張漂浮的素描稿遮蔽了視線,雖 然都浸水皺爛,可是我認得出那些都是過去畫的島城草圖,褪去的記憶就像這些圖稿一一從海水浮出,我撥開浸濕的紙張碰觸到幾具載浮載沈的人偶軀體,還有一位 在海中掙扎的少女,她的身後是廢棄教室崩頹的景象。


    「Kay……」她模糊的叫喊穿透水面而來,我伸手想要救她,翻騰的海浪忽然靜止,映在海面的只剩我和掌舵的少年的影像。「Gerda!」我不自覺大聲叫出這個名字,眼角的淚水滑過臉頰,為什麼她讓我如此心痛?我好難過救不了她。


    當她的臉龐消失在大海的那一刻,我憶起她靠在公車窗旁的甜美笑容,彷彿都是昨天才發生過的事,可是如今我跟她是永遠的分離了。


    沒想到重拾遺忘的記憶是如此痛苦,想起生前來不及跟她道別,我陷入極度的絕望與悲傷。


   「我有辦法讓你再見到她。」少年講出他的允諾,他說我必須要為生前未完成的故事,找到所謂的「結局」,這讓我回想到安徒生的《雪后》,故事裡的雪后答應小男孩Kay如果能用冰塊拼出「永恆」的字句,她就會讓Kay當回他自己的主人。


    少年有可能是在扮演類似雪后的角色嗎?他究竟是誰?


     「一些人稱我為先知,不過其實我是你的摯友,只是你想不起來,你幫我取過名字,還有我們一起定下了約定。」


「約定?」我再三思索,還是沒有少年說的「約定」印象,他也不願意告訴我約定的內容。


   「相信我,我能讓你見到Gerda,但是除了要完成未完成的故事,你還必須付出非常大的代價。」


「是什麼代價?」


「代價是你和Gerda見面後要放棄所有的記憶,跟著我到來世。」


     這個自稱是我朋友的少年真的能讓我再見Gerda一面嗎?我能相信他嗎?


     少年眼看猶豫的我說:「你也可以選擇保留記憶在彼岸徘徊,只是你會永遠見不到Gerda最後一面。」


    「請你讓我好好想一想……」我掙扎地趴在膝上抱頭痛哭,難道沒有其他的法子見到Gerda了?


     糾結的心感受得到浮船的搖晃,我是多麼珍惜過去的一切,好不容易全部重現在腦海卻又要捨棄,我親愛的家人、朋友、還有跟Gerda從小到大相處的點點滴滴,能不能選擇不要拋棄記憶前往來世?有好幾次我想乾脆跳下渡船,抱著對Gerda的思念把自己沈入深邃大海成為永不超脫的靈魂算了,不行,我還沒有跟她親口說再見呀。


     儘管做出這個決定如此痛苦,我還是答應了少年。只為了和Gerda見面向她講一聲再見。


    「你確定了嗎?」少年向我確認,從他的神色感覺不出任何惡意還有欺瞞,我想自己是可以相信他的。


     於是我再度揣摩那位沒有影子的王子心境,他的故鄉島城和海面倒影的影中之城都近在眼前,我問少年要怎麼做才能救出蒙上死罪的影子呢?無法回到故鄉的王子遲遲等不到海潮退去,通往島城的道路沒有辦法浮現,我想過不如讓他直接搭著渡船抵達島城,但 是他必須要將心愛的黑駒割捨在荒涼的海岸,這匹黑駒來自外面的世界而且擁有密不可分的影子,是島城深惡痛絕之物。不過就算海潮退去,王子騎馬抵 達島城的時候,他俊美的黑駒還是會被排拒在島城之外。


  
    故事似乎可以繼續進行下去,這些都是我想像的幾種假設,踏上渡船的王子依依不捨地望著在岸邊等待主人歸來的黑駒,手中緊握重生影子在離開前留給他的信。


    重生影子留給王子的信寫著什麼,我也還沒確定內容,最早我打算寫新生的影子想獨自前往島城解放被島城居民放逐的影子們,料想到影子下場的王子啟程趕回故鄉,這樣寫真的好嗎?我左想右想就是抓不到內心想要的感覺,那是一種影子跟自我對話的奇妙感。


   「你不是有想過要讓王子接受島城世世代代謹守的試煉?為了替蒙冤的影子平反,你讓王子進入位於島城之內的真理迷宮,只有找到出口才能證明王子堅持不該驅除逃避影子的真理。」


    是有這麼想過沒錯,真理迷宮的試煉是我預想的其中一段情節後來不了了之,因為連我都不知道要如何走出這個迷宮,構思迷宮的時候我老早徹底失去方向。


      少年將渡船停靠在島的岸邊,我們沿著蜿蜒的石階走向古老的島城,而海面底下的影中之城,有許多被放逐的影子躲在水面下望著我們,有時我都會誤以為他們是我跟少年的倒影,影民們希望我能代替流浪王子拯救身陷死牢的影子。  


      面對島城高大的石造城門,一股莫名的恐懼湧上心頭,我害怕沒辦法達成這項艱難的使命,島城裡頭是什麼樣子我從來沒有想過,還是修修改改太多遍,所以我也不清楚島城的模樣,現在我卻要親自面對那些沒有想完的段落,完成未完成的故事。


      這些都是為了見到Gerda最後一面,我鼓起勇氣跟隨少年邁進緩緩敞開的城門,門隙透出的光線像漫天亂箭般射向我的雙眼,無法描述的熾白在剎那間,將眼前的所有事物通通消去。


 
   「你們一定會想究竟發生什麼事情,恕我一時難以言明。」


    因為我再也看不見任何東西。





※ ※ ※ ※

文◎ 回回年


下一章:五‧相遇的故事與兩個未完的夢


上一章:‧是另一個故事還是另一個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